青岛新闻网 > 新闻中心>娱乐> > 正文

鹿晗公布恋情一周年 聚焦流量艺人的流量之变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作者: | 责任编辑: 2018-10-08 14:42:07

   鹿晗公布恋情一周年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8日电(袁秀月)时隔两年,10月6日,鹿晗再次在他的家乡北京开演唱会,这次是在更大的工人体育场。当晚,数万名观众带上黄色发光鹿角,为鹿晗应援。

很多歌曲都是第一次巡演时的曲目,但再唱却不同。距离鹿晗在微博公布恋情,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。

这一年,是流量艺人蜕变的一年。

5年前,鹿晗还是刚出道一年的新人,在12人团体的公开活动中,因为不善言辞,他往往没什么镜头,但这似乎并不妨碍粉丝喜欢他。他的微博账号曝光,短时间内微博评论就超过了122万。

一年之后,其单条微博的评论数达到了1314万,最终以1316万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,有人说,他是“从大数据里跑出来的”。

在数据方面,鹿晗的成绩一直让粉丝引以为傲,杂志半小时售罄、微博单条评论过亿、个人数字专辑销量过300万,连他摸过的邮筒都成为了网红。由此,还出现了一个专有名词“鹿晗效应”。

2016年底,外界开始用“流量”形容那些粉丝多、人气高、商业价值大的明星,很多偶像艺人都被划入此列,而鹿晗则是其中的一个代表。

“流量”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称呼,这里既有市场层面的描述,又带着大众的某种文化评价。

一年前,鹿晗做了一件“流量艺人”本不会做的事——在微博公布恋情。

当天,微博的访问流量暴增,甚至一时间处于瘫痪状态。除了诧异的粉丝,广大“吃瓜群众”也加入讨论。有人祝福,有人说这是“偶像失格”,还有人说,“流量艺人”公布恋情就是“自绝流量”。

一年后的10月6日,又是国庆假期,鹿晗在北京开启第二次巡回演唱会,他发了首新歌,叫《时间停了》。

现实中,时间如常流逝,他的微博粉丝数涨到了5367万,互动量却明显下降,他在10月6日发的有关演唱会的微博,评论数有8万多条。而去年同一天的微博,评论数达29万。在一个衡量明星微博热度的榜单中,鹿晗也从第一名掉到了现在的第七名。

数据下滑背后是粉丝的动荡,有人脱粉,有人关注渐少。2017年3月份,记者曾对鹿晗粉丝做过一个小调查,当被问及什么情况下不会再支持鹿晗时,在418名粉丝中,82%的人表示不会有这种情况,11.2%的粉丝表示当忙于生活、无暇分身时会不再支持他,而选择鹿晗恋爱或结婚的只占到1.44%。

事实证明,鹿晗恋爱对粉丝的影响应该不止这一点。

去年,23岁的齐陆从本科保送研究生,她说,这一年以来,自己的事情更多,所以不再会花费很多时间在虚拟的偶像崇拜上。以前,她把鹿晗当精神支柱,而现在,她有了更真实、更看得见的“支柱”。不过,虽然时间不充裕,今年的演唱会她还是去了,买的还是最贵的门票,她说,就当是圆自己一个梦。

徐虹正在备考研究生,她说,去年鹿晗公布恋情后,自己的变化也“蛮大”。以前,她自认是很理性的粉丝,没有疯狂迷恋,但后来发现,在别人眼中,自己就是一个“脑残粉”。由于要备考,最近几个月她投入的时间也大大减少,不过她说,她仍一如既往地喜欢鹿晗。

26岁的张灵对鹿晗的关注也日渐减少,她取消了所有粉丝站、鹿晗吧的关注。倒不是因为恋情,而是因为鹿晗的影视作品。

在韩国出道时,鹿晗曾是组合中的主唱和领舞,他曾说,从小他就想做一个能跳能唱的歌手。但国内相关的市场还在起步阶段,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仍占主流。

回国后,鹿晗也开始“几手抓”,出专辑的同时,也开始参演影视剧和综艺节目。

这一年,鹿晗参与了三档综艺节目,播出一部电视剧。他和关晓彤主演的《甜蜜暴击》,其豆瓣评分仅有2.8分。而去年播出的电视剧《择天记》,豆瓣评分也只有4.1分。

张灵说,她也不算脱粉,只是不会再被光芒闪耀地看不见其他人了。“怎么说呢,希望他沉淀沉淀吧。”

也有不同观点,徐虹认为,鹿晗更成熟了。齐陆也说,现在的鹿晗更享受生活,更懂自己,也更清楚自己在干嘛,不再那么稚嫩。

对于这样那样的声音,鹿晗不是没有听闻,但他还是选择做自己。他曾说,别人只知道他接了这部电视剧、这部电影,但却不知道他为什么接,信息不对称,不知道这个东西有多难。

鹿晗很清醒,公开恋情,他也考虑过结果,但他觉得,大家都是需要成长的,他可以通过他的音乐还有个人魅力,让大家看到更多的可能性。

今年2月份,他开始自立门户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曾说,决定把工作重心转移回唱跳。从他的工作安排也可看出,今年以来,他在影视方面没什么动静,而是参加了两档跳舞唱歌的综艺,发新歌、筹备演唱会。

在10月6日的演唱会上,北京工人体育场的“黄金鹿海”中,粉丝仍在大声尖叫他的名字。

演唱会结束后,有粉丝在微博说,演出开始那一刻,她就知道,她喜欢的鹿晗又回来了。

其实,回溯这一年,不仅鹿晗,很多流量艺人也在经历着流量之变。

在微博热度榜单中,前列已经被蔡徐坤、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朱正廷等新偶像“霸占”,他们是当下更带流量的人。

和鹿晗同时期的吴亦凡、张艺兴、黄子韬、李易峰、杨洋等,在各自探寻着发展路线,也有类似的瓶颈。比如影视剧,张艺兴的《一出好戏》和李易峰的《动物世界》为他们赢得不少好评,但吴亦凡主演的《欧洲攻略》和黄子韬的《谈判官》评分都只有3分多,杨洋在《武动乾坤》中有进步,但剧却没什么“水花”。

在影视领域,流量艺人也不像以前那样受追捧,“大IP+流量”的组合频频失手。一方面,有些艺人业务不过关,丧失观众好感。另一方面,很多IP剧的制作也一般,而天价片酬问题频频引发讨论。

相关的政策也逐渐收紧,影视行业的钱不再那么好赚。今年6月,中央宣传部、文化和旅游部、国家税务总局、国家广播电视总局、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《通知》,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的治理。其中提到,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%,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%。

今年8月,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三大视频网站还联合六大影视公司共同发布声明,表示将抑制不合理片酬,明确演员的总片酬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人民币。

综艺方面,明星参与综艺节目的的薪酬也将受到调控。此前,多家门户网站等相继发布消息,称此次“综艺限薪令”规定艺人单期节目单人片酬不超过80万元,常驻嘉宾一季节目总片酬不超过1000万元。而《北京日报》的一篇文章也称,此说法并非空穴来风。

流量艺人被市场追捧的现象或许会趋向理性。而同时,他们还要面临后来者的竞争。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承包了半年的热度,同时也培养出了很多新偶像。

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再那么充裕,事实上,不止鹿晗,很多人都已经开始尝试角色转型,积攒实力。而从某个层面来说,鹿晗公布恋情,只不过是把这个时间提前了一年。

“娱乐本就是一个圈,他们已经占据了一段时间的流量,总会有下一波人跟上、顶替。何况还有挖掘者因利益疯狂带动粉丝经济。”齐陆认为,这是流行文化的必然趋势。

在新歌中,鹿晗写到:“美好的经过想要你记得,迷路的我还继续漂泊。”而齐陆说,他并没有迷路,只是因为大家都长大了而已,“他还在做自己,我也在追求幸福”。

不完全依靠粉丝的流量艺人会怎样?这是流量之变的方向之一,也是很多人的目标。

一年很短,而他们的答案还在路上。(应受访者要求,部分人物为化名)(完)

提示:支持← →箭头翻页

-
-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