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岛新闻网 > 新闻中心>娱乐> > 正文

张艺谋谈"第五代"的谢幕:没人投资自会退 不必急

来源:新浪娱乐 作者:Koyo | 责任编辑: 2018-09-12 14:12:22

新浪娱乐|独家专访

文|阿辉 

摄影|宫德辉

张艺谋的新作《影》在威尼斯展映的第一天,电影宫出动了最大的两个厅,接连放映。

这两个厅的上午时段是黄金时间,一般都是用来放映竞赛片。

在威尼斯机场到电影宫的船上,张艺谋对二十岁的关晓彤说:

“你这个可不是‘蹭红毯’,你是九五后的年轻女演员,带着自己的作品来这里,是电影宫的正式展映。这个规格很好,你应该自豪。”

张艺谋、胡军、关晓彤抵达威尼斯

威尼斯是张艺谋的主场,他曾四度入围主竞赛单元,捧回两座金狮奖、一座银狮奖。

2007年,张艺谋还担任了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。

不论是到达明星码头还是入场参加发布会之前,都有影迷拿着张艺谋的海报等候求签名。

重游故地,张艺谋又见到了威尼斯电影节主席、亚洲选片人等老朋友,但走上红毯之后,张艺谋在一群拿着长筒大炮的记者中望了望,发现很多熟悉的老记者都找不见了。

张艺谋感慨,很多同时期的朋友都退休了。

张艺谋和《影》主演,威尼斯首映红毯

不过,他还没有“退休”的想法。

像所有仍然活跃的第五代导演一样,张艺谋也常常会被问什么时候谢幕,他的回答很诚恳,也很现实:

“什么时候谢幕呢?没人给你投资了,你就谢幕了。还有一个那就是你身体不行,谢幕。这很正常,所以你有机会,你的身体还好,也有人给你投资,你还愿意做,你就好好干吧。”

张艺谋说,他不会去设计自己的电影人生在一个高潮的段落戛然而止,只是想去做很多的事情,因为他认定自己做的事情会改变什么。

从在国际电影节上声名鹊起,到如今以高规格身份展映;

从以《英雄》开启中国商业大片序幕,到如今带着又一部古装动作片《影》回归……

张艺谋在电影上的艺术与商业两条腿,如今又站在了一起,这确实像是一场轮回。

张艺谋接过威尼斯电影节组委会颁出的创新奖那天,他的女儿张末在长春电影节拿下了最佳处女作奖,张艺谋幸福地对我们说:“很为她高兴。”

前段时间张艺谋开机时,他的大儿子的学生作品也开机了,他还去问儿子需不需要帮忙,儿子说要自己做,“他有这个兴趣,也许是受我的影响。”

张艺谋欣慰地笑了,“所以看起来我这四个孩子,有俩已经要干这个了。后头俩说不定将来也要干这个。所以我老婆就说将来怎么弄?这都开机怎么办?”

张艺谋曾经对张末说,年轻导演还是要多拍现实主义题材的、民生的东西。

但归根结底,张艺谋觉得电影还是要随心而动:“电影你必须是爱它,全心全意的爱它,才可以拍好。第二个你必须是有感而发,你才可以拍好,没有其它捷径。”

张艺谋(图:宫德辉)

故地重游:谈与荣誉伴生的“贩卖苦难”

支持青年导演反映社会问题

新浪娱乐:威尼斯是您的福地,九十年代来的时候,心态是否与如今不同?

张艺谋:是不太一样,当然那时候确实你需要认同,需要有这个过程,你也参赛,你多少还是去想。其实每一个参赛导演都很有意思,他们在媒体上都说无所谓,其实都挺有所谓的,要不干嘛来参赛,那您跟主席说我不参赛就完了。所以那时候还是希望有成绩,当你知道自己得奖也很高兴。现在来就不一样,首先我们确实是不参赛,其次你也得的够多的了,更多的是一种展映的心态,给大家看一看。

1992年9月的威尼斯电影节:《秋菊打官司》获最佳影片金狮奖,巩俐拿下最佳女主角

新浪娱乐:回看我在威尼斯报道的这两年,有才华的青年导演很多,但似乎没有出现领军人物?

张艺谋:其实很微妙,第五代在八九十年代摘金夺银,当年我被称为“得奖专业户”,好像逢奖必得那感觉。那是一个时代。那个时代是赶上改革开放,中国百废待兴,我们赶上发展的大浪潮,所以当年结束文革之后,国外人对中国新电影年轻一代有极大的好奇心。他们有更多更复杂的解读,可能也提高了你作品的这个东西,就变成第五代在八九十年代叱咤风云。

《十面埋伏》片场,张艺谋,章子怡

其实我认为不是第五代这些人多么了不起,是时势造英雄,国际电影节也是如此。那现在这个时代、这个劲过去了,今天的中国跟过去不一样了。

首先第一个,开放这么多年,又是互联网时代,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已经够多了,所以他们不再抱有猎奇和神秘的角度打开一扇大门,就会更客观地来看你,作品本身就要更过硬。

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市场非常好,我们的媒体天天宣传我们的票房,我们都第一第一第一,这个话说多了以后,人家很容易把你当“暴发户”,也就会觉得你们的电影都很商业。

再加上我们好像在电影节上“蹭红毯”也蹭得很多,人家就觉得,你来我们这儿是给你们那边做事来了。各种各种,我觉得近十年的这个变化还挺有意思的。

新浪娱乐:去年《嘉年华》来到威尼斯主竞赛单元,虽然没有得奖,但是回国之后也是得到了非常高的评价。

张艺谋:《嘉年华》我很喜欢那个电影,因为今年在导演协会,我还给它评了一个奖。我觉得它的题材很大胆,也很尖锐,也关注了社会问题。其实年轻导演这一方面是他们的强项,应该让年轻导演多拍一些这样的作品。

新浪娱乐:您当年也是拍了很多反映社会问题的电影,但是当年得到荣誉的同时,也遭遇一些质疑,被说是在贩卖苦难。

张艺谋:当然,现在还有很多人这样说。我们注意到有这样的现象,有文化差异的原因,可能也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标准。我们如果在中国拍的是现代大都市,各种时髦的、现代的、白领生活的,这种题材可能很难得奖,可能还是要去拍一些底层人物的命运的作品。一定的差距和不同的判断标准还是存在,但实际上这种差距也在缩小。电影人不必去迎合某种类型,不是哪一种类型就一定会得奖或者受到青睐,一个好电影是全体人都肯定的。

好电影就是好故事,人的情感,人的故事,八个字,悲欢离合,爱恨情仇,无非是这样,讲得好就行。

新浪娱乐:后来,您在做商业片的时候也遭受了另外一种指责,您觉得哪一种指责对您来说,是有一些困扰的?

张艺谋:其实我没有太多困扰,早期我还给人家解释,后来我都懒得解释了,后期我就会老说一句话,我说二十年以后你们还会这么说我吗?其实已经过去二十年了,还是会这样说。我觉得那我们再过二十年,还会这样说吗?我们讲文化自信,文化自信也体现在各个方面,在网络时代这么透明的国家现状下,你现实中的美和丑,大家都了解。我们看很多外国电影,你会在乎那是富人的电影,还是穷人的电影吗?你还是看这个故事好不好,你也不在乎那是白人的电影,还是黑人的电影,还是在故事好,我们都是那样看别人的,我们干嘛要这么看自己?我们最重要的还是锻炼我们的能力。在我们的市场今天又大又强的情况下,我们的作品是不是又大又强?我们要给年轻的电影工作者更多的机会,拿出工匠精神来,拍好作品才能支撑这个市场。否则再过五年,如果观众失去了对中国电影的热情,都来不及了。现在中国电影最重要的任务是提高质量。

《千里走单骑》现场的张艺谋、高仓健

新浪娱乐:提高质量主要是在哪些方面?因为我个人比较喜欢一些写实的电影,但是现在好像大家在奔着“重工业电影”的方向。

张艺谋:(点头)其实也不用太指责,各种电影都有。你要说提高质量,我不可能开出这么大的药方来。从从业人员的个人来讲,你做好你自己的每一步,你做好就行。今天的中国市场,不一定就是你说的完全是拜金主义的东西,每一年有些作品还受到关注,它还有黑马,它还不像“一日游”,它有时候还有空间,有些纪录片、动画片还会拿到比较好的票房。尤其现在是口碑为王了,你不能靠流量炒作、打IP就行,都不行。那个就管两三天,后头就是口碑。口碑逆袭不逆袭,看你的作品。“口碑为王”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,这就说明了选择权交给了观众。

第五代导演该谢幕了?“没人投资了,你就谢幕了”

新浪娱乐:有一种说法是第五代导演该谢幕了,您对这种说法怎么看?

张艺谋:都要有谢幕,说谢幕的人也会谢幕,这是规律,所以不必要焦虑这个事情。第五代导演在八九十年代到了一个最高的程度,它其实就结束了。我自己认为后头都是个体的发展,已经不存在一代人共同的一个标签了,它成为一个名词而已了。第五代导演的崛起也是历史的产物,时代的产物。我们都赶上了一个发展的时代。没有什么了,今天你还拿着标签再去对照,其实划不来了,你还想干什么?那本来就是江山代有才人出,实际上现在就是做回自己。

年轻时的张艺谋与他获得的部分奖杯

所以我老跟他们开玩笑,我说做导演的,从来不会拿自己的钱拍电影。有人给你投资,就说明你有价值,你就好好拍好了。什么时候谢幕呢?没人给你投资。

投资的要比你精明多了,你放心,不会给你投资了,你就谢幕了。

还有一个就是你身体不行,谢幕。这很正常,所以你的身体还好,也有人给你投资,你还愿意做,你就好好干吧。你不要多想,你还想给自己定什么位,拍一部是一部,好好拍就完了。

新浪娱乐:您没有那种我要收在一个什么位置的意识吗?

张艺谋:没有,哪有那事情,我从来不自我设计,我要自我设计,我就不拍《长城》,对。其实我就是愿意做各种事情,你去设计打扮自己,没必要。

新浪娱乐:您对《长城》的态度很豁达了。

张艺谋:我当年也很豁达,当年只是大伙不听。

《英雄》片场,张艺谋

新浪娱乐:您能不能比较一下两部电影的创作,哪些细节说明《影》的自由度会大很多?

张艺谋:那当然完全不同。完全不同的是两种制度下不同的规律。我们的《影》整个制作过程,你的剧本要接受审查,除了政治审查,还有投资方的审查,他才投你的剧本。OK,这个剧本只要通过,你整个制作过程是没有人干涉的,不要超预算就OK了,你想怎么样都可以,你只要跟演员说好,这是最大的自由。最后电影完成以后,从投资方的角度,他要提出他的意见,他要你这么修改、那么修改,还有审查意见就完了,这是我们的方式。

《影》片场,张艺谋与邓超、胡军

他们《长城》那个方式,我接触下来以后,是另一种方式。我跟你说,就一保险公司就整死(你)。电影做了保险,剧本是不能改的,剧本改一点,首先是要去问保险公司,保险公司说我担保的是这个剧本,你改了就不是我的担保范围,而且这个担保金额很大。这是它那一套体系,不能改,要请示,要问,改一句都不行。过程中,你又没有终剪权。

《长城》片场,张艺谋

你像我做《长城》,虽然你是个所谓大导演,也不一下给你一个终剪权,基本上就变成你剪你的,人家可以剪人家的。我在中国习惯了中国方式,我们还是过去导演中心制遗留下来的东西,基本上还是导演说了算。当然也有些小导演被欺负了,被吵走了,那是个别的,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导演说了算。这一点我觉得在创作中是非常好的,还暂时没有太多的在过程中的制约,你只是最终接受审查就可以。

《影》片场,张艺谋

新浪娱乐:创作过程当中,《影》剧本会因为哪些因素有改动?

张艺谋:《影》基本上是我跟演员做广泛的沟通,这个剧本虽然大家认为还不错,但其实我一直在调。小到一句台词,大到一场戏。可能这场戏不要,完全从屋子里边到山上去,咱们到那去拍,另外一场戏,那就是你说了算。还有你跟演员沟通好了,你觉得对人物更有好处,就决定了全体行动,就是这样,只要不超预算。

威尼斯电影节,张艺谋及《影》主演

新浪娱乐:邓超的意见会不会更多一点?

张艺谋:邓超跟我的讨论是最多的,因为他的两个人物很复杂,所以我们谈的最多的是这两个人物的性格、心理,方方面面细节上的,他谈的最多。但其他演员,我也都是开放式的,跟演员都讨论。两个小演员,因为我们都是大叔,两个小演员都不敢发言,就反正你说啥就是啥。  

两位年轻的演员吴磊、关晓彤

对话年轻人:有代沟别装嫩做自己 

四个孩子可能都做电影

新浪娱乐:晓彤这个角色,就像您自己说,她是您对年轻人的观察。在生活当中,您对年轻人的认识主要是来自于哪些方面?

张艺谋:首先来自于我的孩子,其次是我身边大量年轻的工作人员,再其次就是网络。我是老在网络上看电影,看各种资讯,那是我的一个书库。你就会得到很多信息,我比他们有时候还快,我跟他们说“噢!谁谁怎么了怎么了”,你都知道这个事情,他们还不清楚。所以其实就是你去了解信息,了解社会,了解生活,这些都是必须的。

新浪娱乐:张末就是片中青萍这样的一个女孩吗?

张艺谋:我觉得末末还不是,末末基本遗传了我的性格,还比较属于循规蹈矩的。我觉得有很多年轻人,是一种自由的状态,他们追求个性,追求自我。对于父辈感兴趣的东西,我觉得他们不感兴趣,他们更要追求自我的释放。青萍就是这样子,我觉得青萍是权谋之外的一个人。所有的人都在为权谋而战,她为自己而战,她为自己的面子也得战,这个是很可爱的。

新浪娱乐:这是您与年轻人对话的一种方式吗?

张艺谋:很难说是企图跟年轻人对话。我自己认为别装嫩,因为你的作品是跟所有人对话,你不要企图说是讨年轻人喜欢,有代沟就是有代沟。你做你自己,你做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,比如我刚刚拍完的《一秒钟》,那就是我喜欢的70年代看电影的故事。年轻人是不是喜欢我不知道,但是我们拍摄的时候,有很多年轻人,他们说这有意思,我说其实我都不考虑这个。

我说我首先我拍出我的爱。我拍出的我的爱,是不是你的爱我不知道,但是我要把我的爱做足,我不能去想着你爱什么我去拍,那我根本就拍不好。

新浪娱乐:我们得到消息说,张末在长春电影节拿到了最佳处女作奖。

张艺谋:对,很为她高兴,也是一个巧合,他们说我正好在这里拿奖,她在那拿奖。我女儿其实原来不打算学导演,后来又上了研究生学导演。将来就是他们这些年轻导演(的世界),她最近正在准备她的下一个电影,也给我打电话问,我是觉得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选择。我只是跟她说,还是多拍一些现实主义。我觉得你们还很年轻,多拍一些现实主义题材,多关注一些民生,其实是有好处的。

年轻时的张艺谋、巩俐、顾长卫

新浪娱乐:对您的大儿子有什么期待?

张艺谋:对,他明年要考大学了,现在看起来也要学电影,他正在准备电影功课,准备报考的那些资料。前两天我开机,他也开机,人家自己跟同学在一起,什么忙都不要我帮,我还是问人家,我说你要不要我,有些群众演员帮你找,不要,他自己做。他有这个兴趣,也许是受我的影响。所以看起来我这四个孩子,有俩已经要干这个了,后头俩说不定将来也要干这个。所以我老婆就说将来怎么弄?这都开机怎么办?(笑)

新浪娱乐:您希望您的孩子能够拍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?

张艺谋:都随着他们,我只是觉得他们其实就是按照自己的,随心而动吧。电影有一条很重要,电影你必须是爱它,全心全意地爱它,才可以拍好。第二个你必须是有感而发,你才可以拍好,没有其它捷径。

提示:支持← →箭头翻页

-
-

-